这个上海民警常常身着西装走进外企br这身打扮“暗示”了什么?

SBF胜博发官网

2018-11-07

穿着西装的徐巍与外籍人员交流相关政策  徐巍曾经前往张江一家国际知名企业总部公司介绍上海的出入境管理政策。 这家公司旗下众多子公司、项目部都是平行独立运作,各家公司、部门外籍员工派遣方式、管理归属都不一样。 上门宣讲之前,徐巍多次上门沟通情况,理顺公司各个机构、部门的分布和权属,为这些公司、项目部量身定制专属的政策宣讲方案,每套方案还分为英文版境外员工专场和中文版人事主管专场。

这样的外资企业架构在上海不在少数,徐巍把这一经验运用到其他外资企业工作中,每年宣讲会就要办20多场。   从国际形势到一个手势,在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要开展好涉外工作必须精细化。

徐巍还记得,一次自己参与一起涉外纠纷的调解,当事一方是印度商人。

徐巍做通一方工作后,问另一方是否同意,印度人竟轻轻摇了摇头。 另一方当事人马上就怒了,觉得自己已经让步了对方还不同意,我马上告诉他,在印度,轻轻地偏一下头其实是表示同意。 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信息,工作就会出问题。

  不过,在尊重不同国家和地区自身文化风俗的同时,外资企业庞杂的架构和工作程序也考验着徐巍服务和管理的能力。   一次走访中,浦东新区横沔地区一家外资企业一名高管被徐巍发现相关手续不全。

当事人和上海公司都十分诧异:该企业所有人员都由位于新加坡的人力资源部派驻和办理手续,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了解情况后,徐巍立即让当事人联系新加坡方的人力资源高级主管赶赴上海,共同协商处理办法。 这一次,徐巍穿着警服参加了相关会议:我是直观地告诉他们,服务者之外我还是执法者,法律法规的底线必须要守住。

  后来,这家外资企业与位于张江地区的另一家涉外企业达成合作项目,每年新加坡的人力资源部会派遣相当数量的外籍员工到张江的企业工作,每次新加坡方第一时间就会主动与徐巍联系,在徐巍的政策解析、引导操作下办理各类手续。

  比起其他警种,出入境管理民警的工作要琐碎得多。

但徐巍不这样看:在上海这样一座开放的国际化大都市,我们的工作就像是洒进咖啡里的糖,虽然看不见,甜味却慢慢浮上来了。   时间回到2003年。

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徐巍,考出托福和雅思,正在等待国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得知上海公安面向大学生招警,他也参加了考试。

  不久之后,两份通知书同时摆到了他的面前。

徐巍想见识更宽广的世界,也眷恋上海的羁绊。 他最终选择留下来并在一个全新的领域开始新的人生:这座开放的城市同样能让我感受世界的脉动,我也很荣幸自己能为这座城市贡献绵薄之力。